路114 | 自驾游:游记 老家阆中
游记   图片   路线   问答   报路况\报油站\报住况
首页  |  登录    注册
 游记:老家阆中  lanst2000  (2008/10/8 17:11:03)    大图方式  
中国自古就有“南丽江、北平遥、东歙县、西阆中”之说。阆中古城位于四川东北部,嘉陵江中上游,山清水秀,人杰地灵,号称“阆苑仙境”……
行程时间 路线 日记 图片
2007/5/1
第1天
成都-南充-西充-阆中



 
  五一回了趟老家,正赶上父母和表弟几个要回去,于是说好在老家聚会。
  老家是阆中,严格意义上讲应该是我父母的老家,因为我既不在那儿生也不在那儿长,只在儿时的每年春节,我会随父母一起去小住几天。不过别人一问起我的老家,还是会说,是阆中。中国人都喜欢寻根,连远飘海外的游子都能从家谱中找到自己的祖籍,甚至知道自己是某某的第多少代孙。不能想象一个不知道老家的人是什么样的心境,很多人走南闯北、居无定所,但就算再忙,春节都要挤回家去过的。老家是乎已经成了人们心中的一个标志性符号,哪怕老家已经没有了房子、没有了亲人,还是会在酒桌上惊呼:哎呀呀,老乡啊,我也是那儿的人耶。
  从南充下高速,在丘陵间转了两个多小时就看到了嘉陵江。沿江而上的路修得很好,一路驰骋,又转过一个弯道,阆中城就跃然眼前。上一次回阆中是五年前的事了,现在在旧城边上修了新区,变了许多。穿过几个小巷子,我方位感还算好,直接就找到了约好的亲戚家。原本打算住宾馆的,但正赶上五一,房间不好定,再加上本来亲戚又多,很多家有空余的房间,不去住反而觉得见外了。晚上自然是“地主们”邀约了几桌聚会,老一辈的亲人中奶奶还健在,就是耳朵背了,得大声給她说话。和我同辈的人在阆中的少,多在外地发展,还有就是没毕业的了。酒是没少喝的了,谁叫这么多年没回去呢,再加上辈份低,自然罚的成份居多了。
  散去之后,和老婆去码头看江景。外公外婆生前住在东门上,这是旧城区保护最好的一片青瓦房。穿过再熟悉不过的大东街,老远就看见华光楼了。华光楼还是记忆中的样子,这算是东门标志性的建筑了,挑起了灯笼,打上了灯光,夜色中的城门显得古朴而森严。穿过门洞,就是东门码头。沿江的建筑是仿古的酒吧茶楼,整齐的堤岸和绿化植被替代了以前的卵石滩域。听说下游修了水坝,现在的的江面宽多了,晚风袭来,响起一片涛声。江边上,停靠着一些挂着灯笼和红绸的“渔船”,姑且算它是渔船吧,虽和儿时看到的站着一排鱼鹰的小船相差甚远,但好歹給江景填了些许诗意。对岸就是锦屏山,在暗色的天际间投下更深的山的轮廓。山脉上魁星楼的探灯四下里放射着,在江面上泛起道道异彩。锦屏山和旁边的几个山头合围着阆中城,白天能看见“阆苑仙境”四个大字,因此阆中得以三面环水四面环山,据说在风水上是相当不错的布局。天很晴,一轮圆月映在江面上,随着波流,散了又聚。
 
中天楼 华光楼
嘉陵江夜色 唱歌的船姑
阆中古城 古城小巷
2007/5/2
第2天
阆中-苍溪-剑阁-成都



 
  第二天醒得很早,到阳台上呼吸新鲜空气。阆中工业不怎么样,重工业更是没有了,这些年退耕还林,环境还算很不错,早上的空气比成都不知是好了多少倍。这家亲戚的房子在古城边上,五楼能尽看到江边的这一片瓦房屋面,还有对岸露出江雾之上的白塔山尖。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阆中开始挂上“古城”的桂冠,这多少带动了旅游业的发展。不过在我看来,她的古味还不重、不纯。旧式的老房子已经拆掉了不少,在青瓦土墙中立起了很多火柴盒式的建筑,她还是以一个中国小城镇的固有发展模式在变化着,只不过发展比其他一些城市迟了点,或者说是地方官员们醒悟及时,于是留下了东门北门这一片“古城”。现在,又开始拆建了,只不过换成了拆新修旧,也不知我这位亲戚属不属于拆迁对象。
  亲戚们轮流约了去耍,留给我们自由支配的时间很少了,于是赶紧去逛街。一出门就发现人确实多,主要的几条老街都打拥堂了。路边则是挤满了车子,多是成都和重庆的。沿街的铺面早就开张了,小吃、土特产、纪念品居多。阆中的牛肉和醋是最有名的,三国时张飞在这儿镇守过,加上这儿的牛肉是黑皮红肉,所以一般都管叫“张飞牛肉”。不过现在听说商标被一家公司注册了,很多回民的老作坊就只能改叫其他名字,什么清真牛肉、阆中牛肉等等。奶奶以前在醋厂工作,平时身体好得很,说是因为闻的醋多。因为阆中以前叫“保宁府”,所以醋就叫“保宁醋”了。现在开发出了很多品种,多是吹嘘有保健功能。我不喜欢吃醋,不过牛肉还是买了不少,想起以前边看电视边撕牛肉吃的情形,直流口水。再或值得看看的就是丝绸,以前的阆中绸厂是很有名的,号称八大丝绸基地之一。小时候经常到河边上采桑椹吃。还有蚕蛹,用点油、盐和葱花,炒出来香惨了。小吃是不能拉下的,反正分量已经比以前少多了。油茶、川北凉粉、牛肉绍子面,多了去了。
  擦干净油嘴,继续随着人流逛街。两旁的屋檐还是那么低,有些个子高的还得低头才行。很多屋檐都修缮了,挂起了各式的灯笼。这些灯笼都是统一定制的,缺了些说不出的味道。小时候春节经常和爷爷一起糊灯笼,先削竹子做骨架,再在外边糊彩纸,最后还要挂彩须。一到晚上,家家都要升起来。然后我们就一户户的去看,有南瓜、有鲤鱼、有莲花、有宫灯、做得好的还有走马灯,真的是非常漂亮。爷爷还写得一手好字,每年春节都要給街坊邻居写春联,磨墨压纸是我的事了,可惜我始终没学到一点皮毛。走到下星街,才发现街面已经铺上了新“石板”,全是水泥预制的,角上还有厂家的标识,简直是大刹风景。以前这儿是青石板路,石板大小不一,顺着蜿蜒的街道一溜铺下去,被走的人或是雨水磨得溜光,石板缝中还时不时冒一两棵倔强的小草。我们常在上边跳格子,遇到一块大的就要跳老远。如果脱了鞋,走在上边更是惬意。
  阆中值得一看的地方还很多,虽然每一处地方都不是特别的宏伟、也不算特别的精致,但古城四周这些星罗棋布的景点还算是这副山水画的点缀。张飞庙、华光楼、巴巴寺、清真寺、锦屏山、魁星楼、大佛寺、腾王阁,真要一一逛完还得要些时间。故地重游,总有说不出的感觉,惆怅也好唏嘘也罢,就让它朦胧在脑里吧。
  两天时间一晃而过,该回去了。奶奶免不得又掉些眼泪,以前每次走的时候都是这样。不过这次我也多少受些感染,八十九岁的人了,真不敢想我还能再见她一面。只能一个劲说有空就回来。
  回去不想走重复的路,于是去剑阁。剑门关,我也有五年没重游了吧。
 
张飞柏 剑门关城楼
剑门关隘口 蜀险群峰
后记:现在想想,回这趟老家真的是及时啊。返回成都不久,奶奶就去世了,走得很安详。再过了一年,512地震波及到了阆中,数百年的明代白塔拦腰折断。世事,真的难料……
  我要评论